教师为英国洗白鸦片战争?香港国史教育有这么多问题-教材

教师为英国洗白鸦片战争?香港国史教育有这么多问题|教材
原标题:?香港国史教育存在这么多问题 英国发起鸦片战役是要“消除鸦片”?这番言辞出自香港一小学的知识课教师之口。他在给二年级学生网上解说鸦片战役起因时说,“英国发现我国其时很多人吸烟。这个问题相当严重,所以他们为了消除这些叫作鸦片的物品,发起了这场战役。”事情曝光后,校园抱歉,并许诺重新整理教材;特区教育局称“事情不能承受”,正向校方跟进查明实际。 这已不是香港讲堂第一次就鸦片战役前史出“情况”了。上一年,在另一个校园九年级前史阅览材猜中说,鸦片战役源于中英呈现政治、交易体系及司法制度抵触,只字不提英国很多输入鸦片。以至于有人问“鸦片战役里的鸦片呢?” 起于1840年总算1842年的鸦片战役,对香港有着异样含义。由于我国战胜,清政府被逼与英国签定含有割让香港岛内容的《南京公约》,这也是整个香港堕入英国殖民统治的初步。从这个视点说,歪曲乃至洗白这段前史实际,将英国发起战役“合理化”,显然会影响香港下一家国观念的构成。 不仅是鸦片战役的是与非,长期以来香港的国史教育都受到多方质疑。除了文首所述,部分授课的教师存在误解国史之嫌外,国史教育的缺少还体现在课程数量上。据香港国史教育中心校长何汉权介绍,2002年,香港教育部门取消了我国前史科的必修位置。直到林郑月娥时期,才康复了国史在(初)中一、(初)中二、(初)中三的必修位置。但到了高中,前史科又成了选修科目,选修我国前史科的学生仅占香港高中生的十分之一左右,“如此一来,国史教育就变得前功尽弃”。 还有,便是在国史教材与教授内容的挑选上。香港教育部门只发布课程纲要,每家出版社都可依照这一课纲编写教科书。每所校园能够自主决议运用哪本教材。教科书的良莠不齐,给了一些人有空子可钻。至于教授的内容,以“现代我国”部分为例,教师只给学生大讲十年“文革”前史,不向学生介绍内地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变化,形成学生对内地的知道比较片面。 万丈高楼平地起,最重要的莫过于把地基要打牢打深,国史教育起到的便是夯基筑本效果,协助学生建立正确的“前史观”与“国家观”。反之,国史教育的缺少一定会投射到实际中去。比方,上一年修例风云时,香港部分年轻人呈现一系列不沉着行为以及显着违反前史知识的言辞。“国家观念”的缺失,使有部分香港激进分子对“我国人”爱情淡漠,对今天之香港与今天之我国怀有敌意。 钱穆先生在《国史纲要》中有句话,“一国之国民,对其本国以往前史,应该略有所知。”钱先生还说过,国民需持守“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前史之温情与敬意。”我国前史是一门有逻辑、有内容、有温度的学科,把这门学科仔细学好,更能处理好“香港情怀”“国家观念”“国际视界”三角联系,而不是由于对过去的不了解,而对现在作出错误知道,将香港与国家之间联系敌对起来。 从这个视点说,香港的国史教育的职责很重,还负重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